建築

2016年3月22日 (火)

地表下,二戰仍在“進行”

33b1ooopic3c

 

 

 

 

這是一個大風天。在波蘭西部雷茨澤克,托馬斯·紹克站在一塊空地上,在他身後,挖掘機已往下挖了大約一米深。

 

“停!”紹克喊道,他注意到沙土中有塊地方與別處不同,“下麵是一具屍體。”

 

駕駛員將挖掘機熄火,發掘小組的其他成員拿起小鏟子繼續挖,埋在下面的物體逐漸清晰起來。這是一具士兵的遺骸,有鋼盔、顱骨、軍靴、帶襯裏的上衣以及肋骨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1939年,這塊地方被納粹德國佔領,成為“第三帝國”的“瓦爾特蘭省”。戰爭結束70年後的20153月,紹克他們正在做的,是要讓那些二戰中的逝者永久安息。

 

整個歐洲“建築在屍體之上”

 

時間回溯到19428月,德國“國防軍傷亡辦公室”的瓦爾特·松塔格上校,簽署了如何安葬陣亡士兵的檔,對集體安葬士兵遺體做出了明確要求,其中有諸如“安葬區的墳墓超過3000座,就必須配一條寬12米的路”“單個墳墓占地不超過7平方米”等內容。

 

德國《世界報》稱,二戰共打了2077天,更確切地說是49842小時16分鐘。平均每小時有1000人死去,其中100人來自德軍。德軍在二戰中共陣亡約500萬人——埋在德國地下的,估計就有數十萬之多。

 

戰爭之初,他們中的許多人還能被像模像樣地安葬,但隨著戰局發展,他們只能被草草掩埋。雖然後來有相當一部分遺體被移葬到戰爭公墓,但仍有很多未被確認身份的士兵遺體埋在歐洲的土地下。

 

據德國《明鏡》週刊報導,整個歐洲“建築在屍體之上”,只消往地表下淺淺挖幾下,就可能挖出人骨、彈片、未爆炸的炸彈、“狗牌”(軍人身份確認牌)、念珠、勳章和腰帶搭扣等物品。

 

紹克原是德國北部石勒蘇益格-荷爾斯泰因州的一名林警,他厭煩了靜謐蔭翳的森林,於是去學發掘遺體的相關知識。如今他加入了德國“戰爭墓地委員會”,負責在中歐和東南歐發掘士兵遺體,並將他們重新安葬HKUE 好唔好

 

可以說,紹克們不僅在挖掘遺骸,也在挖掘一段未能載入史書的歷史。

 

盜墓者正在毀掉我們的未來

 

“我永遠也忘不了那些半裸士兵陳屍街頭的一幕。”19442月,6歲的安娜·羅斯目睹了一隊德軍士兵遭射殺的場景。如今已更名為安娜·多曼斯卡的她在給波蘭“橋樑基金會”的信中寫道:“他們後來被埋在雷茨澤克新教徒墓地的一個大坑中,我之所以知道,是因為我哥哥也葬在那片墓地。”過去10年間,“橋樑基金會”攜手德國“戰爭墓地委員會”,調查並確定波蘭境內的二戰墓地。

 

在多曼斯卡的幫助下,紹克找到了這處墓葬並進行了挖掘。這些被埋藏了數十年的遺骸重見天日時“看上去有些變形”,但靴子裏的腿骨大多完整無缺。

 

據統計,二戰陣亡士兵中僅有1/3的人身份得以確認。有些人的個人資訊會被寫在一張紙上,塞入瓶中與其一同下葬。挖到這樣的遺骸很容易確認其身份,此外“狗牌”也能幫上大忙。紹克最怕墓地被盜墓者搶先“光顧”——這些他最討厭的人會將“狗牌”等能確認士兵身份的物品洗劫一空,然後在網上出售,或在專門的展覽會上展出,讓紹克只能對著一堆淩亂的遺骸徒呼無奈。

 

對盜墓行為,英國軍事考古學家保羅·裏德對《每日電訊》報表示:“二戰考古才剛剛興起,盜墓者正在毀掉我們的未來,他們的行為是對死去士兵的褻瀆……”

 

二戰仍在“如火如荼地進行”

 

在柏林西北部的萊尼肯多夫區,有一座德國帝制時代的紅磚建築,它曾是德國軍火公司的生產車間,如今是德國“國防軍失蹤與被俘人員資訊辦公室”(WAST)的辦公樓。從某種意義上說,這裏也是一處“墓地”。裏面有通過梳理檔來確認德軍埋葬地點的“遺骸發現”部門,負責與陣亡士兵親屬打交道的“對外協會”,以及負責重新安葬遺骸的部門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WAST的最大財富,是裏面數千噸關於陣亡德軍士兵資訊的紙質檔,它們包羅萬象,有軍醫院病歷、個人檔案、墓地資訊列表、家庭地址登記表、156卷軍隊郵政服務目錄、重新安葬禮儀章程,以及戰俘資訊等。

 

進入這座建築,你會意識到,儘管上一次世界大戰已過去70年,但在這裏,至少在上班時間,“戰爭”仍未停止,甚至還有些進行得如火如荼的意味——約250名工作人員仍要忙碌地處理1800萬張索引卡和手寫檔。

 

索引卡上,在作戰中陣亡的士兵會被標以藍十字。標有紅十字意味著士兵被正式宣告死亡,但對工作人員來說,畫上紅十字意味著工作剛剛開始。“要出具官方死亡通知書!”一位工作人員表示,“然後開始進入撫恤金發放及遺產繼承等環節眼睛疲勞。”